Search

安德森春夏

起点是3月31日的武汉天河机场,还记得亲人送别的场景,陪母亲来到安德森治疗已有三个半月了。刚来的时候气候微凉,现已是正午37度的夏天,要等到晚7点后才敢出门扔垃圾了。

第一日在国际中心登记与递交病理切片,如释重负,大概感觉在母亲住院20天刚刚出院的情况下,成功带她从武汉协和转到休斯顿安德森,任务就成功了一大半,接下来按专家出的方案治疗,照顾好衣食起居就好。

后来,按照医院安排,经历了初步检查、化疗用药研究、肾引流管内置手术、输液港植入手术、紫杉醇与5-FU联合化疗四疗程,乐观满满联系了加拿大医院,想结束四疗程后回家接着治。谁知检查结果显示疾病呈发展趋势,需要换药,这对母亲的打击可想而知。医生说,好在肝肾功能及血常规都好,可以直接换药开始新的疗程。现在已使用伊立替康与5-FU联合化疗了两个疗程。

在国内使用紫杉醇脂质体让母亲失去了头发。曾半开玩笑和她说光头好看,我也要剃了测测颜值。母亲严肃拒绝,说自己习惯了不照镜子便好,不想每天被迫看到我光头,只得作罢。伊立替康常规副作用是腹泻,用药后发生概率高达90%。还没体现,但腹部不适自化疗第一天要持续到化疗结束后一个礼拜以上才缓解。此时也只能希望治疗效果好一些,不要再白遭罪。

院子里时常会遇到中国病友,最熟的一对夫妻来自北京,丈夫在国内查出胃癌,妻子在美国的姐姐帮忙联系了安德森。丈夫瘦瘦的,性格内向话不多,妻子外向,和谁都能聊几句。母亲很喜欢在我健身的时候,坐在大堂和她聊,难得遇到能沟通的,俩人一说就停不下来。上周听说,丈夫第一轮用药效果不好,病情发展快,已从胃和腹膜转移到肺,心情极差,每天闷家里发脾气。妻子自然心疼,也逃不了委屈压抑,只能在他睡着时候出来透透气。聊天中得知一位曾生活在一个院子里的中国病友,连续治疗两年后全身再查不出癌细胞,医生结论是治愈,可以回国正常工作生活。大家感到精神受到鼓舞,前路漫漫,但希望也就在前方。


©2018 by hengxu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