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
休斯顿中餐厅

Updated: May 27, 2019

从1998年初一住校后,吃妈妈做的饭菜频率急剧下降。即使周末回家,偶尔也会在外面吃,周日坐回校的校车前,在车站旁的中南花园饭店带上一两只椒盐乳鸽。

那时候没有主观觉得妈妈做的特别好吃,只是客观排斥去亲戚朋友家吃饭。遇寒暑假,妈妈总会上班前在餐桌留下两三个菜和一张字条:饭在电饭煲,菜微波1分钟。最爱吃不外乎夏天的一碗凉面,冬季的一锅藕汤。

妈妈做凉面是绝活,治好了我爸的老胃病,可惜留住胃还是没能留住人。2015年,在我爸生命的最后阶段,竟对多年未见的前妻的厨艺表达了最高敬意:除了她做的一概不吃,包括婴儿米粉和果汁。后来妈妈有些生气:都这时候了还一门心思想着磨我。虽然生着气,武汉40度盛夏她也天天往医院跑,一餐不落。

妈妈从小挑食,只吃少量猪肉,牛羊鸡鸭不碰,大蒜小葱大葱洋葱蒜苗只要搁到菜里,整个菜都不碰。但她会烧牛羊鸡鸭给我吃,并在坚持不尝的情况下做到餐馆的水准,这点我佩服,又学不到精进的手艺,始终有些懊恼。

2015年底做了胃全切手术后,妈妈的胃口变小很多,一餐只能吃一点,一天要吃6、7餐。想在有限的摄入里汲取最多的营养,家里排骨汤、泥鳅汤、鸡鸭鱼肉、各种含鸡蛋的菜式就多了起来。之后3年里,妈妈历经放疗、化疗,身体逐渐恢复,期间我从上海折腾到加拿大,目的之一是盼望能在彼岸田园风光里,做到真正的照顾妈妈,带她散步,给她炖汤,就像童年时她照顾我那样。

2019年初,陪妈妈在美国休斯顿再次开始治疗,是自3岁以后第一次24小时和她待在一起。突然有些感谢生命的无常,疾病就交给医生处理,我们好好享受多年以来难得的亲子时光就好。一起做好多好吃的,一起吃好多好吃的,经营只有自己光顾的中餐厅。

想起15,6岁时有天打车,司机貌似没有走常规路线,我给妈妈打电话,司机偷笑着表达不满:“这点事情还要去投妈妈啊!”后来我知道,投是武汉话告状的意思。回家告诉她这件事,她大笑:“那当然要投妈妈撒!随么事都可以投妈妈!”


©2018 by hengxu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